财新传媒

蒙古七成国土遭雪埋 牧民生计被毁城市引霾害

2017年02月17日 16:29
T中
接连两年的极端天气重创正处于经济危机中的蒙古畜牧业。目前,蒙古国有70%的国土遭大雪覆盖,大约15.7万人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约占蒙古国总人口的5.2%。蒙古政府已向国际社会发出紧急求援
news 原图  所谓的“白灾”(蒙语称为Dzud)是蒙古独有的周期性灾害。这种灾害的特点是,夏季的旱灾使得牧场无法长出足够的牧草,造成干草低产;紧接着便是长时间的冬季,还伴随着大雪、强风和以及远低于常温的的温度(-40℃至-50℃)。 视觉中国

  【财新网】(实习记者 周智宇)“我们必须现在采取行动,帮助牧民在未来几个月生存下来” ,蒙古红十字会秘书长宝乐尔玛(Madame Nordov Bolormaa)表示。2月16日,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下称IFRC)在北京向外界发出国际紧急资金需求,以救助蒙古国内正在遭受一种称为“白灾”的极端严寒天气灾害的牧民。

  所谓的“白灾”(蒙语称为Dzud)是蒙古独有的周期性灾害。这种灾害的特点是,夏季的旱灾使得牧场无法长出足够的牧草,造成干草低产;紧接着便是长时间的冬季,还伴随着大雪、强风和以及远低于常温的的温度(-40℃至-50℃)。

  这种从夏季干旱转入冬季冰封的周期性灾害,先是让干草匮乏,牲畜无法囤积脂肪;冬季的积雪,又让牲畜无法获得足够的食物来抵御严寒,只能在饥寒交迫中死去,使牧民的生计受严重打击。

  IFRC于2月10日发布的报告显示,极端天气已肆虐了蒙古国21个省份中的17个省份,以及首都乌兰巴托市的两个区,蒙古国有70%的国土遭大雪覆盖,大约15.7万人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约占蒙古国总人口的5.2%。受灾人口中,约有3.7万户为牧民家庭。

  (蒙古北部省份Khuvsgul郊区,被冻死的动物尸体躺在雪地上。/IFRC供图)

  蒙古气象水文环境研究所预测,今年2月初,蒙古部分地区的气温已降至零下40至50摄氏度;1月份的连续降雪加上可预计的2、3月份持续降雪,将使成千上万迁移中的牧民,在接下来的几周处于更加糟糕的处境中。

  蒙古政府数据显示,大约1.6万户家庭(约占全蒙古国畜牧家庭的10%)和700万头牲畜必须迁徙到本省或邻近省份的新牧场去。

  IFRC的工作人员表示,“白灾”传统上十年一遇,但近年来爆发的间隔逐渐缩短。宝乐尔玛仍旧记得伴随着她长大的一句话,“每十二年猴年便至,它还邀请了白灾这样的梦魇,”但传统的想法和准备时间都在改变,过去27年里,蒙古已经经历了7次“白灾”。

  而今年“白灾”的爆发又紧接着去年而来,连续两年发生“白灾”,对于蒙古牧民家庭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有的牧民去年刚经历‘白灾’,今年又一次面临这样的困境。” 国际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补充道。

  2016年12月15日,蒙古副总理代表蒙古政府向人道主义行动组织发出口头请求,要求外界向蒙古的受影响牧民提供援助。随后,蒙古政府致函蒙古红十字会和国内其他人道主义行动团体,要求对正在遭遇极端冬季的最脆弱牧民家庭提供国际援助。随后,蒙古国副总理办公室还设立了一个为期5个月的工作小组协调国际人道主义工作者的需求,蒙古红十字会(MRCS)也是小组成员之一。

  国际红十字的国家群支援团队负责人格温多林•彭(Gwendolyn Pang)表示,国际红十字计划筹集65.5万瑞士法郎(约合人民币448.88万元)以支持蒙古红十字会进行中的救济工作,1.1万名被认为是最困难的人,将接受连续10个月的资助。这1.1万名救助对象来自2740户家庭,每户家庭将收到100瑞士法郎(约合人民币684.78元)的无条件现金援助。这笔援助的用途包括购置牲食物、衣服、牲畜的饲料,或者是任何他们觉得合适的重要物资。

  同时,所筹集到的资金中的一部分,将被用于支持一系列的卫生干预项目,并为抵御接下来的恶劣天气做准备。

  牧民生计受严重打击

  蒙古国家应急管理局数据显示,截至1月18日,全国范围内报告的牲畜损失数量为2.58万头。到了2月初,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4.2万头。国际红十字会警告称,鉴于目前恶劣的天气状况将持续至三月份,这个数据将呈指数型上升。去年同一时期,1月份的牲畜的死亡量在11.84万头左右,到了三月份时已达到了约83万头,进入6月份数字则共计有123.6万头头牲畜死于“白灾”之中。

  (居住于蒙古北部Khuvsgul省的牧民Munkhbat Bazarragchaa正将两只在极端天气中冻死的羊拖拽回他的帐篷)

  据蒙古国家应急管理局估计,在省一级别,干草和饲料的储备率为82%,而在牧区(Soums)这一级别,由于当地预算水平有限,储备率则小于70%,干草等牲畜饲料储备短缺的区域将面临考验。国际红十字会则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在蒙古的其他区域,干草和饲料还是非常充足的,但问题是牧民手中并没有足够的钱来拯救他们的牲畜。

  在去年“白灾”肆虐后,牧民们为了准备度过这次寒冬,在市场上抛售大量的牲畜,一时间让肉类市场供过于求,肉类价格迅速下降,这使得以宰杀贩卖牲畜为生计的牧民收入“降到了地板上”,这又导致牧民们没有足够的现金来购得足够的粮草、饲料。

  国际红十字会表示,牧民损失牲畜的比例正在加速上升,而失去牲畜的预期驱使牧民将更多的牲畜丢进已经严重饱和的肉类市场中,这将进一步压低未来的价格预期。

  自有纪录以来,蒙古最严重的一次“白灾”发生在2009年至2010年,大约有970万头牲畜死于极端气候中。

  若“白灾”在3月结束,春季将随之到来。然而,宝乐尔玛表示,虚弱的牲畜刚度过冬季,便进入了生育的春天,而在蒙古较为偏远的地区,匮乏的饲料、牲畜棚和兽医护理条件,让这些牲畜仍然有着很高的死亡率。

  这样的预期让牧民陷入抛售牲畜的死循环中,难以解脱,部分中小型牧民更是在经历了“白灾”等灾害后,失去了他们的所有牲畜。格温多林•彭对财新记者表示,“许多人将失去生计,只能迁徙到首都乌兰巴托或其他城市中心以外的贫民区。”

  荷兰红十字会气候中心主任Maarten van Aalst指出,人口密度和放牧模式等加剧了“白灾”的影响,“白灾”近年来肆虐频率加快,导致失业的牧民在过去10年中,大规模迁徙到乌兰巴托等地,这给这些城市造成了巨大压力。

  迁徙的牧民给乌兰巴托等城市地区带来的一个严重问题便是霾。2016年12月末,乌兰巴托的空气污染指数不断升高,PM2.5指数一度爆表(超过1000微克每立方米),而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可接受范围为20-25微克每立方米。

  蒙古公共卫生研究所主任Tsogtbaatar Byamba指出,约80%的城市污染物来自于贫穷的蒙古包篷户地区。在这些临时居住区,迁徙到城市的失业牧民得靠燃烧煤炭、轮胎和生活垃圾以保持温暖,造成大量的污染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蒙古政府在2016年12月时限制了迁徙至乌兰巴托的条件,只允许需要长期救助以及拥有住房的人在乌兰巴托定居,但污染的问题仍持续到去年年底。

  经济危机短期难解

  居住在城市边缘的失业牧民和霾只是“白灾”给蒙古带来的麻烦的一部分,目前,蒙古正在经历经济危机,“白灾”所影响的畜牧业正是蒙古两大支柱产业之一。

  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测算,按购买力平级计算,蒙古国2016年GDP总量为36.65亿美元,经济增长率约为0%,其中农业贡献了14.6%。亚洲开发银行驻蒙古投资干事Enerelt Enkhbold指出,即便是在采矿和服务业贡献迅速增长的背景下,农业对蒙古的经济仍然至关重要,农业雇佣了蒙古近三分之一的劳动力,而畜牧业占农业的比重达到80%,直接或间接地雇佣了蒙古四分之一左右的劳动力。

  Enerelt表示,牧民仍然遵循传统的牧场放牧方法,使得他们特别容易遭受像“白灾”这种极端气候的影响,蒙古需要一个良好的商业模式,来向市场提供可持续的、足量的肉类产品。根据蒙古政府2016年年初的预测,2016年的潜在肉类出口估计达到10亿美元,但实际数值不到这个估算值的十分之一。

  而蒙古的另一经济增长点的采矿业也陷入低迷。矿业繁荣使蒙古一度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2011年,蒙古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约为17.5%。但随着大宗商品市场进入长达5年的熊市,同时受到外国直接投资(FDI)骤降的严重打击,蒙古近年来的GDP增长不断下降,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预测,2017年蒙古GDP增长1.4%。

  蒙古官方甚至承认“国家处于深度经济危机之中”。蒙古财政部长Choijilsuren Battogtokh曾在电视中公开表示,蒙古没有能力支付公务员及军队的薪水。

  2月15日,评级机构穆迪宣布下调蒙古的国家信用评级为Caa1的“垃圾级”,并表示,会在3个月内决定是继续降低评级。穆迪指出,蒙古拥有包括黄金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在内的约13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根据估计,2017年蒙古外债将到期17亿美元,不包括与中国人民银行的换汇。目前,穆迪对蒙古的评级已在6个月内下调两次。■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张柘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2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时间】欧盟副主席卡泰宁:希望加速中欧投资协定谈判
推荐
财新移动
分享
取消
发送
注册
 分享成功